2024-06-06 11:30

年长的修女因赌博输光了小学的资金而被判入狱

一名名誉扫地的修女从洛杉矶一所天主教小学偷走了数十万美元,并在拉斯维加斯大肆赌博,她将在联邦监狱的牢房里背诵她的忏悔。

周一,洛杉矶的修女玛丽·玛格丽特·克罗伊珀(Mary Margaret Kreuper)因欺诈和洗钱指控被判处一年零一天监禁。这位80岁的修女还被要求支付总计825,338.57美元的赔偿金,以赔偿她在加利福尼亚州托伦斯市圣詹姆斯天主教学校担任校长期间挪用的资金。

检察官表示,担任了28年校长的Kreuper挪用资金支付她的教团——Carondelet的圣约瑟夫修女会——永远不会批准的费用,包括她在2008年至2018年9月期间从赌场旅行和信用卡费用中获得的大笔赌博费用。

克罗伊珀在周一的判决中向社区道歉,并向法官请求宽大处理。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克鲁珀在周一的听证会上说:“我有罪,我违反了法律,我没有任何借口。”

协助美律师。库马尔告诉《华盛顿邮报》,这位任性的修女经常去拉斯维加斯、太浩湖、特梅库拉和南加州的其他地方赌博。库马尔说,克罗伊珀甚至带着修女们去了一些短途旅行,花了学校数千美元。

库马尔告诉《华盛顿邮报》:“当她第一次面对洛杉矶大主教管区时,甚至在执法部门介入之前,她说的一件事是,她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她认为牧师的收入比修女高。”

当克罗伊珀把学校的资金花在赌博旅行上时,这位前校长继续要求家长们在每年6000美元的学费之外向学校捐款。

库马尔说:“这真的是滥用职权。“她是校长。她经营的学校是这些家长选择送孩子去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学习。我引用的许多信件和许多谈话的人都谈到希望从孩子的教育中得到更多的东西。

“他们想接受天主教教育,拥有他们所信仰的道德和价值观,这也是他们在学校所追求的。因此,有相当多的家长非常沮丧,显然感到被背叛了。今天有家长谈到他们的孩子如何不再隶属于教堂。”

Kreuper于7月对指控认罪,并承认她向学校管理部门伪造月度和年度报告,并告诉员工掩盖她的欺诈行为。

库马尔说,克罗伊珀之所以能躲过侦查这么多年,是因为她将学费支票和其他资金转移到两个旧银行账户,而其他学校管理人员并不知道这些账户仍在使用。当其他支票被正确兑现并清点时,这名修女甚至在工作人员清点之前就把其他支票存入了秘密银行账户。

库马尔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她基本上能够保守秘密,学校管理部门也从不知道她拿了这些额外的资金。”

库马尔补充说,在这位修女宣布将于2018年从校长职位上退休后不久,学校进行了一次非正式审计,随后发现了克罗伊珀的计划。就在那时,Kreuper开始感到紧张,他告诉两名员工销毁文件,并指示他们不要向审计员提及某些文件丢失的情况。

库马尔说,这些员工随后向教区的主教报告了克罗伊珀。

检察官要求判处两年徒刑,但美地区法官奥蒂斯·d·赖特二世(Otis D. Wright II)在周一的判决中表示,他也在努力为这位修女找到合适的刑期,甚至说她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师”。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赖特说:“你可以为此感到自豪。”“但在某个地方,你完全偏离了道路,我想你明白这一点。至少我希望你是这样。”

辩护律师马克·伯恩告诉《华盛顿邮报》,克罗伊珀在18岁时加入了她的组织,已经做了54年的教育工作者。他说,一些前圣詹姆斯天主教学校的学生甚至写信给法官,支持他们以前的老师和校长。

伯恩说:“我们收到了很多家长和学生的来信,他们知道她拿了钱,可能钱是从他们那里拿走的,但他们还是从心里原谅了她。”他们并不一定会忽视她,而是要求更多地从她的整个生活来评判她,而不是从圣詹姆斯(天主教学校)的盗窃中。但玛丽修女说她非常懊悔和谦卑。她违反了法律,她没有任何借口,她承担了全部责任。”

伯恩说,卡隆德莱特的圣约瑟夫修女会已经对克罗伊帕施加了“一些严厉而繁重的”限制。

辩护律师告诉《华盛顿邮报》:“除非得到许可,否则她不能离开房子,她必须告诉他们她要去哪里,而且必须有人陪同。”“基本上,在过去的三年半里,她一直开车送她的姐妹们去看医生之类的事情。所以她基本上被软禁了,她接受了这一点。”

洛杉矶大主教管区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学校官员和其他人配合了调查。

教会官员说:“大主教管区在2018年向当局通报了此事,当时领导层更迭期间的财务审查显示,玛丽·玛格丽特修女在担任校长期间,挪用了大量学校资金用于个人用途。”“大主教管区、圣詹姆斯教区和学校感谢当地和联邦执法机构在调查此事时所做的工作。我们继续为所有受此事影响的人祈祷。”

Kreuper在她自己的担保下被释放,但必须在6月7日之前向联邦监狱局自首,开始她一年零一天的刑期。库马尔说,她获释后将受到两年的监管。